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信息共享对策研究

时间: 2005-06-24 00:00:00   文章录入: 系统管理员

中华预防医学会预防医学情报专业委员会第十四届学术交流会论文

 

郑力  吴曙霞  樊兆春

(军事医学科学院情报研究所 北京 100850)

 

摘要:本文以国内外抗击非典型肺炎的信息共享为主线,从情报学角度系统分析了信息在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所起的作用,重点探讨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信息共享的应对策略。

关键词:信息共享  公共卫生  非典型肺炎  对策

 

一、前言

2003年传染性非典型肺炎(国际上通称为SARS,即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在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爆发。这一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引起了各国政府的高度重视,纷纷采取应急措施,有效控制了SARS疫情的传播。世界卫生组织(WHO)负责传染病事务的海曼医生强调全球信息共享是遏制SARS蔓延的一个关键因素。

    信息共享是基于信息网络和信息技术手段相互融合、交叉作用的结果。构成信息载体、传播方式和产生信息共享效果的因素很多,其中主要包括互联网、通信网、广播电视网的网络融合,电话、手机、计算机、电视机共同发挥作用,还有报纸、期刊、书籍等出版物的效应。

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信息的作用

SARS疫情初期,国际机构、各国政府、各地区执政部门对突如其来的疫情都需要一段时间思考和运作。由于各方面对信息披露意见不一,做法各异,比如关于SARS疫情信息报道的透明度、深度和广度等存在差异,由此而引发的信息共享效果也不同。总体来看,SARS信息闭塞,多会产生负面影响,信息共享,能发挥正面作用。

1. 信息闭塞的负面影响

公共信息是政府与民众沟通的基础,如果信息不透明,对发布的信息没有科学的解读,就难免引发民众的负面情绪,严重时会造成谣言四起、人心恐慌、社会动荡。信息还是社会管理的基础,如果对重大的公共信息反应迟钝,就很难及时整合各方面的资源,错失解决问题的良机。

2003年6月24日,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区主任尾身茂在中国卫生部、WHO联合新闻发布会上提到:“在SARS疫情爆发的早期,很不幸,中国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供的信息不够透明,也不够及时。由于这样的情况,WHO认为这导致了在全球防治SARS行动方面出现了延误。” 由于我国政府部门信息管理机制和信息管理经验不足,控制SARS信息的透明性、适时性以及真实性欠缺,在SARS疫情初期,曾一度导致WHO、国内相关机构以及公民信息闭塞,出现了信息闭塞的负面影响。比如,在如何疏导社会舆论问题上,官方信息公布迟缓,手机短信和口耳相授立刻成为SARS信息传播的主要渠道。信息传播失真和放大、恶意或虚假信息产生、公众恐惧现象滋生,抢购风潮出现、政府公信力下降等即为例证。

在危机的处理过程中,很重要的一环是信息及时、准确的发布。因为在危机发生后,各种情况都具有不确定性。由于信息的不对称和不完全,公众容易产生恐慌心理。将疫情以及各类防范措施迅速发布给公众,不仅能够使公众提高防范意识、知晓有关的防范知识,而且能够安抚公众的情绪,防止恐慌的发生。比如,2003年2月11日,广州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并破例邀请外国驻穗领事馆官员参加,这也是1989年国家传染病防治法颁布以来首次由政府正式发布此类新闻。2003年4月21日,我国政府召开的关于SARS疫情的新闻发布会以及随后的定期举行。北京市政府成立了非典型肺炎联合工作小组新闻中心,增加了媒体透明度等等。我国政府部门信息公开的举措,使大陆上有关SARS的传言迅速减弱,公众恐慌心理大大缓解,社会上出现的信息负面影响的一系列举动也逐渐消失。

据美兰德信息咨询公司的调查统计,在2003年4月21日中国政府新闻发布会之前,市民相信非官方消息的比例达31%,导致人心恐慌,社会混乱。4月21日以后,即官方新闻发布会之后,相信小道消息者骤减,降至19%(跌落12个百分点)。

上述事实证明,当SARS信息的权威性、及时性、透明度欠缺时,导致民众信息闭塞,出现SARS信息的负面影响。当政府信息透明度增加后,市民对小道消息的信任度显著下降,而对政府的信任程度明显提高,信息共享发挥了正面作用。

2.信息共享的正面作用

在本次SARS疫情中,WHO在信息资源共享方面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WHO将整个世界结成一个系统,互通消息,资源共享,使SARS疫情在全球范围内得到了有效的控制。部分国家和地区也迅速做出反应,及时沟通信息,如采取媒体通报,每日更新网站,热线回应公众征询,举行新闻发布会等,使信息共享发挥了积极正面作用。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做法有力地控制了SARS疫情。在此,让我们共同来回顾一下这些国家和地区SARS信息共享的举措和效果。

美国——全球人口流动最频繁的国家。WHO于6月24日公布的SARS全球疫情统计报告,该国患病75例,病死率为零。美国为何能够在这场席卷全球的SARS灾难中保持低感染率和零病死率呢?其原因主要有三点:第一,美国业已存在的公共卫生基础很好;第二,采取了严格的防范措施;第三,卫生执法部门反应迅速。要做到这三个方面,必须拥有遍布全国各地的严密的疫情实时监控系统。美国这一高度发达的公共卫生防御网络保证了以上三个方面的实现。美国重视和加强公共卫生防御网的构筑,与其经历“9·11”事件和随之而来的炭疽危机有关。正因为美国拥有坚固的公共卫生防御网络,所以能在本次SARS疫情来犯之时沉着应战。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在SARS研究、协作和信息发布三个主要方面都采取了积极的应对措施,尤其在信息发布方面发挥了主要作用。2003年3月12日,WHO首次发出全球SARS预警后,美国尽管当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SARS病例,但因为加拿大出现了可疑病例,该中心在两天内就启动了国家应急行动中心,3月15日向全国各地医院和临床人员发出SARS预警,向州卫生官员通报SARS情况,在其网站上公布相关防治措施及其他信息。国家应急行动中心的提前启动,增强了美国各政府部门和各级地方卫生机构以及WHO等的实时信息交流能力,减少了SARS所带来的灾难。

日本——与中国一衣带水的国家。截止到2003年6月24日,日本仍然没有SARS病例报道。究其原因,政府高度重视、民众严格防范以及良好的卫生习惯都是不可或缺的。此外,日本政府与WHO、有关国家以及国民之间的信息沟通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2002年11月中国出现SARS之后,日本政府一方面加紧与有关国家、WHO的联系,搜集SARS信息;另一方面,在日本国内通过保健所、媒体、厚生劳动省网站,向国民传达SARS的信息以及预防措施。当SARS在世界上小范围内传播时,日本政府在厚生劳动省内部启动“健康危机管理会议”机制,通过颁布政府通知、政令的形式,向国民介绍SARS信息。随着SARS在世界上蔓延,日本政府启动了更高一级的预警机制。4月8日,厚生劳动省成立了以厚生劳动大臣为部长的“SARS对策本部”,依据法律对可疑患者实施住院观察,每天公布可疑患者人数及排除情况,做到信息完全透明。

日本国立传染病研究所形成了以控制传染病为目的的网络系统。1996 年夏,O157大肠菌导致大规模食物中毒, 由此日本国民认识到监控传染病的重要性。以此为契机,1997 年 4 月, 国立传染病研究所设立了传染病信息中心, 专门收集、分析传染病信息提供给国民, 并与国外传染病信息机构进行信息交流。

越南——与中国唇齿相依的国家。2003年2月8日,越南河内的一家法国医院向WHO报告了一例不同寻常的流感样病毒引起的疾病,并请求WHO派人前来察看。这就是后来被证实的越南第一个SARS案例。经WHO的传染病专家Carlo Urbani医师的观察和建议,WHO于3月9日召开了紧急会议,越南卫生部副部长参加了会议。越南政府决定采取超乎寻常的措施,如隔离患者、寻求国际社会合作以及冒着损害政府形象和经济的风险,公开了相关信息。由于采取了以上决策和应对措施,该国的SARS防治获得成功。4月28日,根据WHO的报告,越南成为全球第一个成功控制SARS暴发的国家,并从WHO受SARS侵袭国家的名单中取消。如果当时越南政府选择秘密地避难,结果很可能是灾难性的。该事实说明政府选择信息公开是明智的做法,对于控制SARS疫情在越南的蔓延起到了重要作用。

中国——人口众多、SARS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为了控制疫情的迅猛发展,我国政府及时纠正了在SARS疫情初期信息报道上的失误,采取了一系列果断的措施。如2003年5月9日紧急公布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该条例从法律上规定了突发事件的信息报告、发布制度。如规定省级人民政府必须在接到疫情等突发事件报告于1小时内向国务院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报告;规定了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有权向人民政府或者政府部门报告突发事件;明确规定了突发事件信息的发布主体和要求。该条例的颁布和实施,使得我国抗击SARS的战斗出现了根本性的转折。正如WHO西太区主任尾身茂博士于2003年6月24日在宣布解除对北京旅游警告,同时将北京从疫区名单中删除的中国卫生部和WHO联合新闻发布会上所说:“自从4月中旬以来,我想中国政府在防治SARS方面的正式承诺是非常坚定和强有力的,出台的各种防控措施也是非常有效的,提供的信息也是透明和及时的,群防群控也有强有力的群众基础。所以WHO整体上的评价,自从4月中旬以来,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在防治SARS方面所采取的措施,所做的工作是非常好的。”

3. 新闻媒体在SARS信息共享中的重要作用

新闻媒体是危机管理组织的主要合作对象之一,在危机过程中,如果处理得当,媒体在反映和引导舆论、安抚公众情绪、保持社会稳定等方面将发挥巨大作用;反之,如果媒体不能得到及时准确的信息,造成信息混乱、错误、拖延,则会在公众中造成非常不利的影响。因此,危机管理者需要主动协调与媒体之间的关系,妥善利用新闻媒体的力量,实现二者的良性互动。

在全球抗击SARS的斗争中,政府与媒体的合作方面,美国、英国和新加坡都有较好的做法,值得借鉴。

美国媒体的报道,很大程度上得到了美国卫生部门的配合,而卫生部门的声音也占据了报道的主导位置。美国卫生与人类服务部除了每天发布动态新闻之外,每周还要举行2~3次新闻发布会,由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专家在电视直播中接受全国新闻媒体的电话提问。

英国政府则就卫生部门在紧急反应中与媒体的合作制定了专门的规定,规定卫生部门有义务及时、准确地向媒体提供信息,与媒体进行有效的合作。要求有关机构在平时就必须做好准备,把应对媒体作为紧急反应计划的一部分进行讨论和演习。

新加坡政府在信息公开透明方面值得称赞。从SARS疫情出现的第二天起,政府就开始每日公布病例规模,而且几乎每天都要召开新闻发布会。主要媒体对疫情也作了大量报道。总理吴作栋于4月6日亲自同本地主要报纸和广播媒体的新闻工作者举行讨论会,介绍新加坡对抗SARS的进展、政府所采取的各项应付措施以及其他与SARS有关的问题的处理方式。由于政府采取了公开解决问题的方式,新加坡公民从一开始就对国内疫情有了较清晰的认识。据国际调查研究机构盖洛普的调查,3/4的新加坡公民对政府阻止SARS蔓延有信心。

以上事例说明,政府与媒体进行沟通与合作,通过官方渠道向社会发布有关信息,保证了一个权威和主流的声音,同时也获得了舆论的支持,保持了政府的公信力,使得新闻媒体在SARS信息共享中发挥最大作用。

4.互联网在 SARS信息共享中的重要作用

全世界在与SARS的斗争中,互联网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2003年3月12日,WHO首先通过互联网向全球发出SARS警报,3月17日又设立虚拟研究网络,及时交流与共享SARS信息。《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以网络(网站和电子邮件)方式向全球读者及时传递最新SARS研究动态。

互联网在SARS信息共享中的重要作用,主要体现为三个方面,即网络信息共享加速了SARS研究进展,加强了全球科学家科研协作,加快了学术期刊信息传递。

1)网络信息共享加速了SARS研究进展

WHOSARS疫情和研究进展十分重视,设立虚拟研究网络,组织全球13个实验室和医院共同研究SARS的起因。通过WHO网站,13个实验室可以共享每天的研究成果。WHO网站每天公布SARS相关信息,如全球范围内被感染的人数,预防与治疗研究进展、流行病学情况等,有助于各国政府和研究人员及时掌握SARS研究动态,加速其研究进展。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网站公布了许多关于SARS的真实情况、对旅行的建议和国内感染情况等信息。加拿大多伦多公共卫生部门也充分利用网络,将其塑造成一个能够面向数千人、及时报道各方动态且成本较低的有效媒介。多伦多公共卫生部门的代表玛丽·玛格丽特·克雷珀说:“通过互联网可以快速获得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发布的有关SARS最新信息,借助网络我们能够快速地连接到世界各地有SARS发生的地方。例如,通过网络我们可以及时了解中国的情况,不然使用其他方式就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从面向最广泛的公众方面来说,网络是耗资较小、效果较好的一种方式。我们通过网站共享所有的信息,市政府不必为此投入大量的预算。” 

越来越多的SARS研究者通过邮件和网络交流信息、相互合作,这在10年前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巴克利关于威尔士亲王医院重病特别护理的报告在CCM-L(critical care medicine list)网上得以广泛传播,CCM-L是一个针对重病特别护理技术的讨论列表,由匹兹堡医学中心临床医学教授大卫·克瑞彭于1994年建立。克瑞彭教授较早意识到SARS危害性并积极地发布有关信息。“CCM-L可能是向外发布SARS信息最早的地方,”克瑞彭说,“开始的时候,巴克利的资料并未引起大家的注意,但当SARS侵袭多伦多的时候,这些邮件内容随即在互联网上迅速传播开来。”

无论是WHO网站、还是世界各国的网络信息,都及时报道关于SARS的研究动态和疫情通报,SARS的信息交互和共享,加速了SARS研究进展。

2)网络信息共享加强了全球科学家的科研协作

互联网为全球的科学家们提供了SARS研究的协作平台。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互联网在分析SARS病毒的完全遗传密码时提供的帮助。2003年4月12日,加拿大和香港两支科研队伍宣布破译了SARS密码并将结果公诸于世,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立刻在它的网站上公布了SARS病毒完整的核苷酸序列。哈佛大学讲师、波士顿马萨诸塞综合医院的外科医生亨利·尼曼说:“通常破译病毒的遗传密码需要数月的时间。两个学术团队在短短两周时间内完成该项工作,速度史无前例地惊人。如果不是因为可以互通信息,两个团队同时攻克该难题是根本不可能的。”

美国特拉华州某社区医院紧急抢救室医生狄安·多伯特称:“SARS因为互联网的存在而与众不同。互联网是伟大的,特别是通过它,人们可以获得香港医务人员从第一线发出的信息,WHO或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公布的书面信息大部分都是先通过互联网向大众公布。”美国科罗拉多州健康科学中心的微生物学教授凯萨尔因·霍尔姆斯是一位病原体学者,他说:“20年前研究AIDS病毒时医学界的竞争氛围和现在共同攻关的情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80年代初期,各医疗研究机构极少公开数据和共享数据,而AIDS就出现在这个时期。通过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大家应该明白为了全人类的共同利益,人们应该合作。”

上述事例表明,面对突如其来的SARS疫情,世界各国的科学家和研究人员都在努力了解SARS、寻找治疗SARS的办法,互联网上的资源共享为全球性的科研协作营造了一个良好氛围。

3)网络信息共享加快了学术期刊信息的传递

一篇文章在历史悠久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正式发表的周期通常需要8周时间,但是为了及时反映SARS疫情的暴发,该杂志仅3月份就在其网站上发表了7篇文章。杂志的发言人凯伦·帕德森说这是该刊物对待“非常重要的文章”的措施。

然而,若在10年前互联网上所发生的这一切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正如Susan Aldridge博士说:“当艾滋病袭击世界时,我们需要等待数月才得知医学杂志提供的有关这一新疾病的信息。而如今这种情况已经改变了,感谢网络的力量!当第一起SARS案例在3月中旬发生之时,《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一个世界上主要的医学杂志,便通过电子邮件告知读者了两个有关病例的研究结果和评论。直到现在,杂志印刷版的报道才问世。如果没有在线版本,医生可能要等待许多星期,并且还没有可靠的医学数据来参考。案例可能会被丢失,人们可能死亡。损毁限制也是可能的,杂志利用网络是为了迅速将可靠信息发送。”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主编Drazen说:我们的经验显示了网络的力量。如果我们的作者、编辑和审稿人之间没有电子通讯,那么处理这些论文将需要几周时间。有了电子邮件,一篇论文从香港到我们的办公室仅用了几分钟。在SARS的报道上,我们采用电子通讯来快速地审稿、修订和发表。在纸质媒体上,即使在最理想的情况下,我们也不能在4月末之前发表那篇原始病例报告,更不用提这所有5篇论文。

以上实例说明互联网将全世界研究SARS 的科学家、医治SARS患者的医务人员、学术期刊的编辑工作者以及各国政府和人民连接在一起,人们在互联网上关注和交流SARS研究成果,讨论致病原因,探讨治疗方法,公布预防措施,阻止SARS疫情蔓延,以防再次出现1918年因流行性感冒而导致全世界2,000万~5,000万人死亡的悲剧。互联网在 SARS信息共享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三、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信息共享对策

为了适应信息环境国际化的发展趋势,使我国今后面对和处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能够做到信息收集快速、准确、全面,信息发布及时、公正、透明,发挥信息共享的优势,针对本次SARS疫情而引发的信息共享的教训和启示,重点探讨信息共享对策,为政府和相关机构制定有关政策提供参考依据。

1.建立国家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信息共享条例

经历本次SARS疫情,面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信息共享问题,我们得到的第一个启示是:民以信心为安定之源,信心又以权威信息为支柱,权威信息来自政府的信息渠道。政府权威信息发布与否、准确性如何,成为取信于民,还民于安的关键。

为此,政府应建立信息公开制度,保障公民知情权,在宪法和法律的授权范围内,建立国家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信息共享条例。该条例应重点涉及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发生时,新闻发布、媒体言论、网络信息、通讯渠道、出版刊物等诸方面的法律法规,以确保权威信息的准确性、公开性和及时性。制定该条例的目的主要考虑4点:其一,让该条例成为反映我国政府作为法治政府依法行政的象征;其二,让该条例成为国家信息发布机构面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决定其言论和行动的准则,以避免在抗击SARS疫情初期,因某些政府机构不负责任地谎报、瞒报、缓报、漏报疫情的渎职行为继续重演;其三,让国家公民再遇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依国家有关法律行事,对于制造和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者依法严惩;其四,让全国人民能够及时了解和掌握国家或地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真实情况,做好疫病预防准备,以避免信息闭塞导致疾病进一步失控和无谓恐慌的情况再现。

2.建立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信息网络系统

经历本次SARS疫情,面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信息共享问题,我们得到的第二个启示是:我国疫情信息渠道不畅通、欠灵敏,延误了SARS疫情的早期发现、监控发布、预防知识、治疗手段、病毒研究等方面的信息沟通。若要达到信息共享,必须先解决信息畅通的问题。为此,应建立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信息网络系统。

WHO备有全球暴发警报与反应网络(GOARN),它是一个将112个现有网络在必要时能及时联系到一起的机制,可以共同运作许多数据、经验和技术,以便使国际社会保持对暴发的警惕,并准备好应对措施。通过电子手段将现有的网络联系在一起,WHO就能对发生的传染病疫情保持严密的警觉,并在必要时动员对暴发的核实和应对活动。从1998年1月到2002年3月,WHO及其合作伙伴在132个国家调查了国际关注的538次暴发。

此外,WHO还设有专门收集流行病学情报的搜索引擎,可以不断扫描因特网电讯信息,查找对可疑疾病事件的传闻和报告。这就是全球公共卫生情报网(GPHIN),这是由加拿大开发和1997年以来WHO使用的计算机程序。GPHIN是一种敏感的早期警报系统,能在全世界950多个新闻提供单位和共享电子讨论组中系统地搜索关键词。使用人力审阅和计算机文本搜索,以便对每天搜集的18,000多条目进行过滤、组织和分类,其中大约200条值得WHO作进一步分析。2003年11月,GPHIN对SARS在中国的暴发提供了一些早期警报,就是通过全球公共卫生情报网。

美国有较完备的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信息网络系统。包括国家应急行动中心电子网络疾病监测报告预警系统、大都市症状监测系统、全国公共卫生实验室快速诊断应急网络系统、现场流行病学调查控制机动队伍和网络系统、全国大都市医学应急网络系统、全国医药器械应急物品救援快速反应系统。

目前我国现有的卫生信息系统网络主要由四部分组成:(1)卫生统计信息网络;(2)卫生防疫信息网络;(3)医学科研教育信息网络;(4)医疗服务网络。其中关于卫生防疫信息网络的疾病报告信息系统包括法定传染病(疫情)报告监测系统、重点疾病检测、地方病检测、全国疾病监测点、公共卫生监督系统、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防治系统、行为危险因素监测系统等。

鉴于WHO和信息化程度较高的美国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信息网络系统的模式,考虑我国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信息网络系统应由以下几个部分组成,即全国应急行动中心电子网络疾病监测报告预警系统、公共卫生实验室快速诊断应急网络系统、现场流行病学调查控制网络系统、城市症状监测网络系统、城市医院应急网络系统、医药器械应急物品救援快速反应网络系统等。

建立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信息网络系统,应注意资源整合、信息共享。这主要从两个方面考虑。其一,历年来国家、地区或相关部门以不同方式,建立了不同规模的公共卫生信息系统。其中有的地区网络硬件配置与先进国家比较相差不多,有的地方有软件缺硬件。如果由国家统一协调整合这些信息资源,即可避免重复建设,又能打破地区或部门之间信息孤岛的现状,为国家公共卫生应急信息系统渠道畅通,信息上通下达,全面准确奠定基础;其二,本次SARS危机国家和部分地区又投入大量资金开发信息系统和实验室系统,如全国SARS地理信息系统,SARS预测系统等。这些系统经本次SARS防治的实际运作,证实系统功能良好,如果按照国家统一标准改进部分系统,用于匹配国家公共卫生应急信息系统,既节省资金的重复投入,又可节省时间,加快全国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信息网络系统的建设速度。

3.建立国际化的信息共享体系

经历本次SARS疫情,面对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的信息共享问题,我们得到的第三个启示是:我国与国际社会如WHO,在关于SARS疫情信息和科研信息方面共享存在缺陷。在拥有快速交通运输和彼此相连的世界中,一个国家出现的传染病是对全球的威胁,传染病已经无国界。因此,对于一个国家来说,面对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无论是查找病因、诊断治疗,还是预防控制等问题都是全世界共同关注的。为此,我国应加强与国际社会的信息交流,与WHO以及世界各国的有关机构建立长期的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合作关系,建立或加固国际化的信息共享体系。

建立国际化的信息共享体系,主要介于以下3点考虑:一是本次SARS的经验,显示了WHO具有全球高水平的应对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的认识、警觉及处理能力,我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在许多方面更需要得到WHO的支持和帮助;二是可以随时关注并获得全球重要疫情信息,既为避免疫情在本国蔓延,及时采取有效的应对措施,又有助于为今后的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做好准备;三是通过信息共享,与国际社会的科研协作,有助于我国整体科研水平的提高。

中华预防医学会预防医学情报专业委员会 版权所有
中国疾控中心信息中心提供技术支持与服务
建议使用 1024*768 分辨率,IE6.0以上浏览器